情感故事

攻是上神受是侍从,古代一女被迫n男文肉辣

作者:admin 2020-02-23 12:01:27 我要评论

“多行不义必自毙,岛人野心勃勃,酒泉绢子之死,此乃报应!”李兰儿,一脸解气。www.huaxiangju.com

    “只可惜范公子,此番野菊文风爆裂,恐怕泰山之巅,再也无缘前十。”左雅儿目带怜悯,望向范公菊。

    本来,左雅儿和范公菊、酒泉绢子,乃是合作搭档。而

    左雅儿不看好的叶秋,却和闺蜜李兰儿,成为了搭档。可

    这第二关之旅,李兰儿却出尽风头,还得了一件先秦文器。

    而叶秋,虽然还是学渣,不学无术,啥也不会,粗鄙不堪。但

    叶秋却力挽狂澜,拯救了众士子,赢得了他们的尊敬。

    就连不爽叶秋的范公菊,也沦为悲剧,身心遭

遇了重创。“

    雅儿小姐,你不用担心,公举虽然文风爆了,却并未龟裂。”

    啪嗒!

    折扇一摇,范公菊,目带凌厉:“泰山之巅,我自有秘法,依旧有夺冠的机缘!”

    “大不了,此役之后,公举在家静养半年,自然能恢复如初!”

    泰山文会至关重要,就算不能夺冠,前十也必须踏入。否

    则,范公菊将会,抱憾终身!

    “好,不愧是齐鲁范家的公子,公举兄,加油!”

    眼见范公菊自信滔天,左雅儿美眸一亮,不禁含笑点头。

    ……眼

    见左雅儿安慰范公菊,二人一幅才子佳人的派头。花香居小说网www.huaxiangju.com

    “什么嘛,明明是学长,拯救了大家,可雅儿学姐,却不来感谢。”李

    兰儿撇撇嘴,顿觉有些不爽,感觉到了生气。砰

    !

    说话之间,众士子顿觉脚下一颤,几乎跌倒在地。“

    船靠岸了!”

    “太好了!”“

    此番学海之旅,虽然一波三折,但终究是通过了!”

    呼!众

    士子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松了下来,一个个含笑离船,准备踏入岸边。却

    不料!

    就在此刻!范

    公菊的阴冷声音,随风响彻全场:“诸位士子,大家暂且,先别下船。”

    “如果本公子,没记错的话,叶秋曾刻舟求剑。”

    “现如今,船已靠岸,接下来,有请叶大士子,为我们打捞鱼肠剑。”

    嗡!这

    话一出,众士子一阵骚动,议论纷纷。

    若非叶秋救了大家,这些士子此刻,恐怕都准备出言嘲讽。但

    就算如此,众士子望向叶秋的目光,也充满了怜悯。很

    明显,范公菊这样做,就是要打叶秋的脸!

    想那齐鲁范公菊,堂堂大儒之孙,相貌堂堂,潇洒不已,还是半步大儒。www.huaxiangju.com可

    这一路上,叶秋这学渣,却出尽风头,让范公菊沦为酱油。而

    范公菊,力挺酒泉绢子,不断的打脸叶秋,各种嘲讽。可

    最终的结果,却是范公菊脸肿,而且还受了重伤。

    试问,范公菊,如何不怒?

    现如今,毫不容易有机会,能够借机打脸叶秋!试

    问,范公菊,又岂能错过?“

    范公子,你这样说,也太强人所难,恩将仇报了吧?”李兰儿,有些生气。

    “兰儿小姐,你此言差矣,雅儿小姐丢了宝剑,叶秋要帮她找回,又岂能食言而肥?”

    范公菊,一声大笑:“要不这样好了,如果叶秋,真能刻舟求剑,那本公子立刻,给他磕头认错!”

    这话一出,现场的气氛,顿时凝固。这

    一刻,就算是傻子,也能听出来,范公菊不爽叶秋。

    “当然了,若是叶秋无法成功,也得给本公子磕头!”范公举,傲然说道。

    “过分!”李兰儿,越发生气。“

    无妨。”叶秋,微微一笑:“为了避免你,觉得不公平。”

    “范公子,我标记记号的位置,究竟有没有宝剑,你大可以,自己去打捞。”

    叶秋声音淡然,却自信磅礴。“

    刻舟求剑,此乃古代愚昧之人,才会做出的垃圾之事。”

    范公菊,一脸冷笑:“如果船在行走之中,随便标记一个记号,等靠岸之后,就能寻得东西的话,那岂不是可笑?”这

    话一出,众士子纷纷点头,都感觉有道理。然

    而李兰儿,却大声说道:“我相信学长,他一定会赢!”“

    兰儿!”左雅儿,一脸无语。

    “信学长,则成功!”李兰儿,傲然说道。

    “好吧!”左雅儿翻了翻白眼,不再说话。

    虽说,左雅儿也希望,叶秋能够成功,为她寻回宝剑。

    但左雅儿却很清楚,刻舟求剑,此乃何等荒谬之事,又岂能成功?…

    …

    众目睽睽之下,范公菊大步流星,走到船头,叶秋标记位置之处。而

    后!

    范公菊掀起袖子,将手放在手里,随手一抓。

    一个什么东西,被范公菊,抓在了手中。

    “不会吧?”刹那间,范公菊的额头,出现了一抹冷汗。

    “范公菊,看样子,你是抓住了,什么样的用的东西。”

    李兰儿的悦耳声音,随风而来:“你堂堂大儒之孙,可不要当小人。”

    “本公子堂堂君子,岂能小人行径?”范公菊,顿时大怒。本

    来,范公菊的意思,还真是想,将手中之物,直接给扔了。但

    李兰儿这话一出,范公菊还是耳根一红,老脸有些挂不住。不

    过!在

    这东西,即将过被打捞之时,范公菊犹豫片刻,还是松开了手。刹

    那间,那东西随着流水,消失不见。呼

    !呼

    呼!左

    手擦了擦额头冷汗,范公菊将右手,从海水中拿起来。“

    怎么会这样?”李兰儿,顿时色变。“

    叶秋,你也看到了,你刻舟求剑,压根没能寻得剑。”范

    公菊,一声大笑:“你——输了,还不乖乖跪地,给本公子磕头!”

    “范公子,你可敢对孔圣发誓,你刚才在水中,什么也没打捞到。”叶秋,淡淡说道。

    “你说发誓,我就发誓?你算老几?”范公菊,勃然大怒。

    “你肯定打捞到了东西,却故意松手,所以不敢发发誓,无耻!”李兰儿,有些愤怒。“

    范公子,你……可敢发誓?”左雅儿黛眉微皱,望向范公菊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冰冷。

    虽说,左雅儿并不相信,刻舟真能求剑。但

    范公菊的反应,却太不正常了,让左雅儿,不得不怀疑。

    “我……”

    范公菊有些心虚,支支吾吾:“雅儿小姐,我们还是先靠岸吧,何必和那小子废话?”

    这话一出,左雅儿黛眉微皱,忽然做了一个动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攻是上神受是侍从,古代一女被迫n男文肉辣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惩罚女朋友最疼最污的方法,东京纯爱...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闺女你的奶真好吃,人善被欺的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