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小女孩编发教程,说一些能让我湿的话

作者:admin 2020-02-15 12:00:16 我要评论

    她总不能说是和某男人酱酱酿酿给折腾的吧?

    “我没事儿,就是复习的有点晚了,隔天就好!”乔云缨干笑了两声。

    这话其实也不算是说谎,因为她真的在复习。

    为了让某男人消停点,她甚至开始主动接受起令她头昏脑涨的数学来,只不过某男人狡猾腹黑的很,说是答错了一道题就要惩罚什么的……

    结果就是几乎就没有对的……

    那些惩罚某男人能玩出花来……

    “这样吗?”苏翼彦有些迟疑,最终还是相信了,不相信能怎么样?那毕竟是乔云缨的私事……

    想到乔云缨和薄野臣的真正关系居然是男女朋友,苏翼彦轻轻拧了拧眉,胸腔处一闷,有些不大舒服,很快他摇了摇头,将这股子异样给忽略。

    乔云缨这个花季,谈恋爱是很正常的……

    赫斯达伦也没有不准学生自由恋爱的规矩……

    “努力学习是好事儿,但要注意作息,劳逸结合,学习也不是一步登天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乔云缨笑眯眯着连连点头,十分赞同苏翼彦的话。

    看着她乖巧惹人的模样,苏翼彦心中一动,他微红着耳朵正正经经的说道:“天色不早了,你家离得远吗,我送你回去?”

    乔云缨下意识拒绝,“不用,不用,我自己能回去,也差不多了,那我就先回家了,苏老师你也早点回去!”说着乔云缨越过了长身玉立的男人,在走廊上小跑,回头冲着苏翼彦挥了挥手。

    开玩笑,苏翼彦送她回去她还能从帝菀出来吗?

    某男人可是个超级大醋缸子,那什么囚禁play,她是不想再体验了。

    看着那道匆匆远去的娇俏身影,苏翼彦抿唇默了默,没有强求。

    ……

    乔云缨出学校的时候,四周已经覆盖下灰色的阴影,天际那一抹金色残阳已经被浓厚卷肆的云层吞噬掉。

    因为是下班的高峰期,所以街道上不少行人和车辆。

    那亮起的灯红酒绿有些晃眼。

    乔云缨背着背包,走得很疾,一边给自己戴上手套。

    虽然有点怂回家,但是还是要赶紧回去的,否则某男人要急疯了。

    这要是一个一不小心过了门禁时间,按照某男人的性子,这天晚上全城都不能消停。

    忘了说了,门禁时间改了,从晚上十点改为了晚上八点。

    如果是和某男人一块儿出去的话,那就不算门禁了。

    不得不说这男人骨子里是极为专制霸道的,占有谷欠变态的那种,偏执起来哄都哄不好……

    啥,你问为什么慕星杳没等她一起回家?

    慕星杳最近忙着和宴麟泰斗智斗勇,算算日子,很快就要到他们订婚的时候了。

    乔云缨最担心的还是聂阑妃。

    因为这个时期是聂阑妃最为绝望崩溃的时候……

    当然了,这也是让她放弃路文琛的好时机!

    乔云缨想着挑个时间将人都约出来,好好放松,好好玩,顺便试探一下聂阑妃是怎么想的。

    如果她还舍弃不了路文琛,那她只能采取一些实质性的举措了。

    因为放任的话,聂阑妃一定会重蹈覆辙。

    她和路文琛根本就不可能。

    只要她还爱。

    因为路文琛有病。

    恋爱疾病。

    他是单向恋爱者,也就是所谓的单性恋。

    他可以喜欢你甚至是爱你,但你绝对不能喜欢上他,以至于是爱上他,因为那样的话他便会毫不犹豫的舍弃你,如果你去纠缠他,那么曾经所有的喜欢和爱都会变成厌恶的情绪,他会无视你,冷暴力你,甚至会说一些刺激你的话。

    总之就是怎么过分怎么来。

    所以路文琛在聂阑妃将爱说出口的时候才会翻脸无情,这七年间他不断的展开恋情,痴迷那种新鲜感,一段时间后,就不喜欢了,淡了,就杀伐凌厉的斩断与对方的所有联系。

    总之就是无法一直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无法做到忠诚。

    但就是这样,聂阑妃仍然算得上是特别的存在,只是路文琛并不会为了她回头。

    乔云缨觉得,无论路文琛是不是有病,他都是真的渣。脏身又脏心的那种。

    聂阑妃给了他十年,难道他就没有想过去克服自己的渣病吗?

    一定要等到自己玩腻了,不得已安定下来,然后再让别人收破烂?

    有一句话,话糙理不糙,你浪够了,也烂透了……

    乔云缨眯了眯眼,大约再过一个月,路文琛就会毫不留情的踹掉田菲儿,并且吞掉美丞娱乐。

    什么真爱,什么遇见她是这辈子最大的幸运,通通都是狗屁!

    可能路文琛自己都不会记得他说过什么,许下过什么承诺。

    确实,路文琛的自身条件是极好的,算是上帝的宠儿,并且他这样的人,在恋爱期间都特别有情调,整个人邪魅狂狷的不得了,所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也难怪田菲儿把持不住。

    现在笑得有多开心,心里有多甜蜜,到时候就哭的有多难看,心中有多绝望。

    不过乔云缨并不认为田菲儿就一点都不知道路文琛这个人。

    毕竟路文琛玩的很开,圈子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她明明知道他很花心,可还飞蛾扑火,只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乔云缨记得,路文琛最终娶的女人,是个平平无奇的女人,你说她平平无奇吧,她野心又爆棚,做事毫无底线,可谓是得罪了大半个上流社会。

    如果不是看在路文琛的薄面上,她早死八百回了。

&

nbsp;   实际上乔云缨也很莫名,路文琛可以为这个平平无奇的女人收心,甚至承受各方压力,为什么不愿意为聂阑妃收心?

    乔云缨是没怎么接触过那个女人的。

    可能其中也是有薄野臣的手笔。

    可能路文琛也提醒过那个女人。

    毕竟不是所有人她都能得罪的起。

    乔云缨对那个女人是来了几分兴致,有心想要会会她。

    不过在此前,一定不能让聂阑妃吊死在路文琛这颗歪脖子树上。

    话又说回来了。

    乔云缨眼中浮起迷惑来,眼底掠过一抹沉思。

    聂阑妃是怎么和童牧的哥哥童俊银认识的?

    那天在聂爸爸的丧事上,乔云缨一眼就看出在场的人不是童牧。

    她想到童牧说他有个哥哥,再联系聂阑妃亲口解释,童俊银的身份便被肯定了。

    乔云缨有些不太确定他和聂阑妃之间的关系。

    那天沉浸在悲伤里,大家也没有说太多的话……

    而童俊银从始至终都跟着聂阑妃,聂阑妃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朋友??

    可那种朋友可能做到这个份上??

    情侣?

    乔云缨觉得很悬。

    那童俊银年龄跟他们一般大就算了,他怎么可能叫聂阑妃在这么短时间内喜欢上他?

    且不说那种时候聂阑妃的心里应该还是有路文琛的。

    坚持十年的感情不是说断就能断的,正因为如此,所以,乔云缨对于帮助聂阑妃这事儿才一直都不太好下手……

    纠结苦恼之下,乔云缨甩了甩脑袋,决定暂时不去深究了。

    不过,那个时候两人挨靠在一起,一冷酷贴心大狼狗,一妩媚温婉美佳人,还真的般配的不得了……

    ……

    走着走着,四周的人烟稀少起来,乔云缨迈入空巷。

    那空巷的尽头停着辆酷到炸的改装机车。

    打横着放,将尽头的路给堵了去。

    许是女人的第六感发作,乔云缨的步伐缓慢了下来,警惕的眯起眼睛,这里的氛围安静到诡异。

    地面上散布者稀薄一层沙粒,乔云缨的鞋子与之接触,发出细小的声音来……

    猛地顿住了脚步!

    乔云缨抓紧了背包带子。

    她的感官告诉她,她背后有人……

    还没来得及回头察看,一股子凌厉的危险逼向了她。

    乔云缨毕竟也是个练家子,当即便闪避了开来。

    那一柄森冷的刀锋几乎是擦着她的脸颊凌厉刺入了墙壁!

    发出一声,“铮”。

    瞳孔骤然一缩,乔云缨的视线快速的落在了那人身上。

    那人一身黑色武装,身姿劲瘦中透露着无与伦比的危险力量,高大修长的身姿,冰冷嗜血。

    他正慵懒的站立着,手里把玩着冷兵器。

    撇开他的危险不说,这潇洒冷酷的姿态是真的帅爆了。

    乔云缨没有忽略掉他身上携带的热武器。

    或许还有什么暗器是她肉眼看不着的,隐藏在他身上……

    男人侧着身伫立在那。

    脸上带着面边面具。

    黑色的面具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鬼,有些渗人。

    他露出来的那半边脸,英挺俊朗,被风沙磨砺过的刚毅迷人,只是他的眼睛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从额角到脸颊。

    这疤痕非但没有损毁他的颜值,反而叫他男性荷尔蒙爆棚,魅力十足。

    人们就是喜欢迷人危险的事物。

    像是毒药一般引人上瘾。

    他鸦色的碎发打在眸前,覆盖下暗色的阴影来,更显神秘危险。

    就好像你被一头带疤的黑豹给盯上了,现在你就是任由他宰割的猎物,这里就是他的狩猎圈子,无论你跑到那他都能轻而易举将你逮到。

    乔云缨面色绷紧,暗暗观察他,可以肯定她并不认识他。

    而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冷血杀伐的气息是错不了的。

    他是个杀手。

    杀手……

    前世的时候,她也被不少杀手给盯上,就是因为那些杀手她才灾难不断,虽不致死,但受伤流血是肯定的。

    正因为如此,薄野臣手臂上的针孔才会多起来。

    他毫无保留的为她付出,不停的为她提供着血液……

    到最后身体状况甚至比她差得多……

    迄今为止,最想要她死的应该就是乔燕姿和潘月华了。

    杀手很大可能性是他们派来的。

    难怪这一整天乔燕姿会用那种眼神盯着她。

    是笃定她乔云缨非死不可了?

    不远处这个陌生男人,无论前世今生,乔云缨都还是第一次见。

    如果她猜想的不错的话,乔燕姿和潘月华已经不计后果想要弄死她了。

    所以一不做二不休找来了个叫她脱身不了的杀手。

    乔云缨暗暗移了下步子。

    下一秒一柄飞刀插在了她脚前,距离她的鞋子只差毫厘!

    “……”!!!

    乔云缨肩膀一悚,目光越发警惕了,她就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猫,浑身都紧绷起来,就差要对着那杀手发出,从喉咙里嘶厉的警告声了。

    只见那杀手一步一步的迈了过来,刷的收起了把玩的飞刀。

    乔云缨一颗心都提了起来,不动声色的去摸自己的手机……

    刚指纹解锁的时候,那杀手便掏出一柄黑色的手枪,挑起了她的下颚来,目光危险凛冽的与她对视,冷漠嗜血的声音淡淡的威胁,“别乱动!”

    那种压迫感顷刻间覆盖了下来,乔云缨吞了口口水。

    知道自己打不过也逃不了。

    但很奇怪的,她并不怎么怕。

    因为能感受到对方好像没有要杀她的意思??

    如果要杀她的话,就不会跟她废一句话,直接远程狙击她不就完了?

    他的飞刀明明就很准,可也只是威胁恐吓她的架势,这不禁让乔云缨想到,他是不是有别的目的?

    乔云缨镇定着,目光毫不闪躲的直视过去,“你想做什么?要钱?”

    男人幽冷的盯了她一眼,冰冷的掀了唇,“你的命!”

    乔云缨:“……”???

    是她理解错了吗?

    既然要她的命,为什么不直接动手?

    乔云缨有些迷惑。

    难道他想要让她为自己买命?

    比如什么你觉得你的命值多少钱的那种?

    我屮艹芔茻!!

    男人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相片来,看了看那相片后,目光幽幽的盯上了她的脸。

    然后乔云缨清晰的从他眼中瞧见了一抹嘲。

    虽然是嘲讽的神色,但他表达的却像是在说,呵,真人比照片好看?

    乔云缨:“……”所以你到底想干啥,你不杀我能让我回家嘛?

    终于,乔云缨有些忍不住了,任谁被一把枪抵住下巴都有点难受。

    她细皮嫩肉实在是铬的疼。

    “咳,那个,大哥……”乔云缨瞅了瞅男人,继续说道:“我知道做你们这行的不能透露雇主的信息,呐,我也不问雇主是谁啊,我就想知道对方多少钱让你出手了?”
相关文章
  • 小女孩编发教程,说一些能让我湿的话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我接了一个客人好猛,坏啪啪集百万潮...

  • 中老年职业女装,地铁上的刺激林娟第...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