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宝贝我们边上楼梯边做,黑猫男友的疼爱方式

作者:admin 2020-02-15 12:00:15 我要评论

大人物的出场总会带着不凡,有的是电闪雷鸣,有的是天塌地陷,像佩恩那种角色,出场还会自带bgm。

    自日向汢认出来者是半神半藏开始,上原觉得,这场战争有了很大的可能就此画上句号。

    带着防毒面具上原还显不够,他把臃肿的防护服也套在了身上,至于日向汢所说的防毒面具足以抵挡山椒鱼的毒雾,上原根本考虑,他觉得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上原自己可以迅速离开,不管是用土遁忍术潜入地下还是直接杀出去都行,但是日向汢一个人留在这,他大概是要被解决掉的。

    “汢,怎么了?”背靠着背戒备着,上原和日向汢防备着渐渐浓雾起来的紫雾,防备着可能蹿出来的敌人。

    “这种情况我们遇到过。”白眼的视界中,防备不及的木叶忍者有很多,这是一种神经麻痹的毒素,早在三忍与半藏的成名之战时日向汢和宇智波和也一群人就见识过山椒鱼半藏的恐怖。

    雨忍好多,比烟雾弹形成的浓烟还要浓郁的毒雾中,除了逃遁的部分云忍和木叶忍者,大多数毫无抵抗能力的被擒住了。

    “奇怪,敌人把我们绕过去了……”上原留下来战斗,日向汢心怀感激,没了战斗能力的他尽自己所能最大效率的用白眼扫描着战场。

    日向汢不肯做俘虏,就算死也不行,他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就等雨忍冲过来,他打算一掌把上原打开,引爆起爆符跟敌人同归于尽。

    “我觉得……”

    呜的一声劲风呼啸,上原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他只觉得脑后一凉,背后身体摇摇晃晃靠着的人没了,“无心流!”

    没时间去拿忍刀,上原屈掌成刀,看也不看就一掌向后劈去。

    “停!”十指连心,顾不得撞到硬物被折断的手指,上原疼得冷汗直冒,他一脚踢向抓着日向汢脖子快把他捏死的岩河大叫,“别……别冲动,”上原一边笑着走过去一边用左手卡吧一声把扭曲的手指给掰正,活动了两下,还好,并不太严重,“岩河前辈,别杀了他,这是朋友。”上原指指被跟鸡仔一样提在空中脸颊酱紫的日向汢,跟岩河恳求着。

    “奥?”岩河意外了,他显得饶有兴趣的样子,“如果我……”

    “没有如果!”上原咆哮了一声,冲上去一把分开岩河的手指把日向汢救了下来。

    日向汢面条一般摔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时候,不知哪里流出来的血液如同水管一样不一会儿就染红了日向汢身下的地面,上原觉得,问题大了。

    “救还是不救?”死狗一样的日向汢疼得昏厥了过去,上原反而乐了,他很没有同情心的用脚踢了踢日向汢不停抽搐着的双腿,踢了好几下。

    “哼!”岩河不用多想就知道上原打的什么主意,他狠狠地瞪了上原一眼,“小鬼,我可不会帮你。”

    “雨之国时你放过我们,可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岩之百人众是岩忍,”上原俯身检查着日向汢状况,等解开日向汢腹部被鲜血染红的绷带,断掉的肠子流了一地,浓重的血腥味让上原差点作呕,“你击杀的岩忍暗部多达一百多名。那么你放过我们为了什么?”

    “梦想?和平?希望,还是什么?”

    “如果岩河前辈你想见证传奇,”一手鲜血的上原指了指地上的日向汢,他信誓旦旦的看着岩河,不由他拒绝,“他是传奇的另一半,他死掉的话,遗憾的是你。”

    ……

    很有责任心的波风水门看到日向汢被带走了,他所能想到的应对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冲出雨忍的包围请求木叶忍者的援助,另一种,就是直接去救援。

    躲了许久的波风水门很神奇的没有被雨忍所发现,而水门发现更神奇的是,雨忍根本就没有为难日向汢,反而还派了一队护送的忍者抬着日向汢离开。

    “果然是叛徒吗?”波风水门气的脸都扭曲了,他得最终选择了第二种方法,他要跟上去,一探究竟。

    ……

    腹腔内大出血,肠子也断了,骨头也折了,同时山椒鱼半藏的毒雾污染了血液,日向汢的体温高的可怕,还有败血的先兆。

    不知跑了多远,大概是离战场很远了,终于找到了一片就是枯树的树林,上原飞速搭起了手术台无光灯等一系列设备。还有输液输血等等各种架子和导管,连带着要给岩河打下手摆满了一排又一排的闪亮的手术刀,上原还要打下手,人手不够用,上原分了四个分身才勉强能忙的过来。

    岩河不信任到处招募的流浪忍者组成的雨忍部队,他拒绝了雨忍们协助帮忙的提议,而是让他们驻守在一边。

    “天啊!”上原看到岩河给日向汢开膛破肚,那个电芒闪烁的心脏让上原很惊讶,这很像终结者身体内部的构造……

    “怎么回事?”岩河皱着眉头很疑惑的询问上原,不管怎么看,木叶小鬼那颗扑通扑通跳着的能自动聚集查克拉的心脏很特殊,岩河有忍不住想研究一番的冲动。

    “额,秘术,木叶的秘术。”上原随便想了个理由就想搪塞过去。

    “秘术?”岩河眼神亮了。

    “……治愈伤势就好,别乱动心脏啊喂!”

    ……

    上原把自己浑身的疤痕视为自己的荣耀,就单单手臂,也不知骨折了多少次,在前世的某些科学读物中读到过,骨骼断裂之后再次愈合,断裂处的骨质会更加坚韧和致密,所以看着自己越来越粗壮有向大猩猩发展的趋势的手臂,上原很无奈。

    日向汢这家伙竟然不比上原错多少,就单单与上原的交战,上原所知的,他被上原的刀砍过两次,腿被起爆符炸坏过三次,被土遁忍术活埋过数不清的次数……

    全身心投入的上原没发现周围已经起了变故。

    波风水门有着主角一样的模板,帅气,强大,而且智商超高,亲和力max,嘴遁也不弱,而且天赋惊人。

    四个雨忍,悄悄跟来的的水门躲在暗处认真的盘算了许久,他发现自己没有胜算。

    突然间起风了,风中还夹杂着稀薄到不可察觉的毒雾慢慢飘了过来,岩河若有所感,可手术进行到关键时刻,他无法停手。岩河还是忍不住好奇去研究角都换给日向汢的那颗心脏,结果一不小心把左心室的动脉给弄断了一根,他正竭力抢救着。

    “上原。”岩河叫了上原一声。

    “奥,好了!”上原把又一袋血浆替岩河换上。

    “有敌人过来了。”说完,岩河再一次投入到紧张的手术中去。

    “哪有……”上原看了看站的笔直的四个雨忍,这四个家伙好好的呢。

    话音刚落,上原就觉得自己错了,四个笨蛋雨忍咚的一声几乎倒下,直挺挺的砸在地上。

    平地里起了一阵旋风,一个黄头发的小鬼在旋风中露出了身形。

    “水门?”看清了是谁,上原觉得意外,这可是个不到他胸口那么高的小鬼。

    一下蹿出好远,上原追了许久才追上水门,“说说看,怎么解决掉四个雨忍的?”

    自称鹰眼的岩忍强者给水门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他双手都拿着了苦无,交叉在胸前戒备着。

    “你这混蛋,是在抢夺白眼吗?!”水门愤怒的看着躺在手术台上任人宰割的日向汢,他很生气,只是犹豫了几次都没下定决心冲过来。

    “白眼,”上原不屑的撇了撇嘴,“本大爷连写轮眼都有过。倒是你,你这家伙还是下忍的吧,怎么做到的?”上原指了指倒地的雨忍,以他不笨的脑袋去想,上原也实在想不到更无声无息的解决敌人的方法。

    “是毒雾。”水门把苦无放在了忍具袋中,他拿出了另一个卷轴,一丝丝紫色的烟雾被右手的旋转着的风遁查克拉吸附着,缓缓聚成了淡紫色的漩涡,“这是在战场上收集的东西。”

    收集敌人的物资再来对付敌人,这种事上原也经常做,上原倒是对另一个奇怪的地方所震惊了。

    那在波风水门手中旋转着的圆球越转越快并且渐渐膨胀开来,以至于缓缓形成了巨大的如同结界般的圆罩膨胀开来,到了这种程度,术明明还在,却再看不清半点痕迹。

    上原看了看背后的四个雨忍笨蛋,再结合水门远远的释放的用来戒备的术,他大概明白了什么。

    膨胀的“结界”悄无声息的笼罩着敌人,之后又瞬间缩小,压强迅速改变之下,雨忍们的面具被崩裂了,之后,是收集到的山椒鱼半藏的毒雾……

    “不错!”上原由衷的赞誉着水门,这是未来又惊艳了一个时代的主角,上原毫不吝啬的朝他伸出大拇指。

    似乎又学到了一种全新的螺旋丸用法,上原看向水门的眼神都是充满着嫉妒的。

    “不过,这个术好像是我发明的。”上原抽了抽鼻子,说的煞有其事,“我观察尾兽玉的形成与运作方式,之后,我发现自己不是天才之后,我选择了和同伴们一起来完成这个术。”

    像玩魔术一样,上原伸出两只手同时凝聚出了缓缓转动着的螺旋丸。

    像是在微观世界中被吸引的两个原子一样,两个螺旋丸不停的环绕着同时协震着旋转,很美,像两个精灵。

    “这个,是我发明的,”上原瞄准了水门的位置,他咧开嘴笑了,“这个叫双子星螺旋丸,要不要试试呢,小鬼!”

    “螺旋丸!”上原模仿者中二鸣人最喜欢的方式高高的跃向天空,把自己所有的弱点全部暴露出来之后,再把螺旋丸狠狠地砸下。

    呜呜的嘶鸣着的声音狠狠地撞向一层不可察觉的屏障,两个钢珠为核心的螺旋丸围着着同一个中心点穿过屏障之后继续呼啸

而过,水门的脸色变了,他刷刷刷连续几次跳跃之后躲避了上原的攻击。

    嘭的一声两个钢珠砸在地上,之后地面抛飞了无数浮土,地面上就留下了椭圆形的大坑,如果波风水门懂得几何学,他一定能明白两个钢珠恰好处于椭圆形焦点的研究构图会有多美。

    “所以这个术的缺点我可以看到了,”上原不紧不慢的走来,他无奈的摊了摊手,“发动时间太长了,尽管动能没有浪费掉多少,但是,缺少一击致命的破坏力。”

    上原向前逼着,水门不住的后退,他可不敢把后背漏给敌人。

    土坑里两个钢珠仍然在运转着,上原捡起两个钢珠,有点烫手。

    “第二种用法,”波风水门很灵敏的蹿上一棵大树之后又荡向另一棵大树,上原掏出了一支四角手里剑。“这个用法来自风魔风伽。”上原眼神凌厉,他把双掌合了起来,手里剑于是就在手掌中旋转着,速度越来越快。

    “风魔忍法.真.螺旋手里剑!”一长串的名字念完之后,上原把手里剑朝着波风水门背后扔了出去。

    这种用法极度考验手里剑术的水准,而上原的手里剑水平绝对在优秀线之上。

    仿佛是长了眼睛的手里剑追着水门不放,因为太快焦急的飞奔,树枝的支支叉叉挂伤了水门的脸颊。

    啪的一声之后,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势能终于耗尽的手里剑整个扎进树干不见。

    因为太高速的摩擦,入口处都是碳化了的。

    “下面是第三种,”上原阴魂不散,他不紧不慢的跟在波风水门背后,“来自岩隐村最无敌的爆遁狩大爷的术,”上原嗷的一声几步跳上大树,对着波风水门的后脑勺砸去,“忍法.爆破螺旋之术!”

    相同方向上旋转的螺旋丸会相互融合吸引,不同方向旋转的螺旋丸碰撞之后的结果截然不同,碰撞之后会发生剧烈的爆炸。

    轰的一声巨响,上原虎口都震裂了,树冠很大的大树在这次爆炸之后就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

    “接下来。奥义.螺旋斩!”换了一把刺剑的上原先是用了燕返的技巧瞬间飞到天空,之后身体整个旋转起来,不止他身体在旋转,手中笔直修长的刺剑同样在旋转,速度与破坏力在旋转中增加了数倍。

    这是独臂的夏生开发出的技巧,就是这个技巧让上原再也不迷信无缺的铠甲防护了,似乎是关门用来破坏防御的,在实验过程中土流壁挡不住夏生的穿刺,铠甲同样挡不住。

    依在一棵大树后呼呼穿着粗气的水门胸腔几乎都要炸裂开了,他很小心的把身体藏在大树后边,以此来挡住敌人片刻赢得少许的休息时间。

    咄的一声,上原随手扔出的刺剑子弹一般旋转着,直接穿刺了大树,剑尖就紧贴着额头出现在水门的头顶,尤自鸣颤着。

    这次,终于知道恐惧是何物了。啊的一声,坚强的水门头也不顾的跑开了,他似乎是被吓哭了。

    “下一个,”上原嘀咕了一句,解下腿上缠着铁块,他觉得身轻如燕了,“閄土参上!”

    这是被上原明明为电光毒龙钻的东西,带着尖刺的岩拳和突进旋转着的身体一起加速冲向敌人,那么就像一颗人形穿甲弹一样,閄土脑袋撞塌了两重土流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宝贝我们边上楼梯边做,黑猫男友的疼爱方式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我接了一个客人好猛,坏啪啪集百万潮...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

  • 中老年职业女装,地铁上的刺激林娟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