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女子用脚踩死人,射精需要消耗多少能量

作者:admin 2020-02-26 12:00:13 我要评论

    这确实如她所想是一场相亲,她说对了。但是,他是知情的,并没有被坑。只是他很喜欢苏念的用词。我们……这个让他的心情莫名的愉悦,所以,他并没有否定。

    “恩。”

    苏念听见纪西顾的回答,顿时心神微定。他也承认自己是被坑的,显然是对自己没什么意思了。

    “我想纪先生应该是看不上我这样的人的。所以,大家应该是不谋而合,只是两位老人家高兴,我们顺着一点也无妨。不过,纪先生确实没有必要像之前那么夸张的热情招待。我觉得,我有点承受不起。可以么?”

    苏念睁着大大的眼睛,把自己心中所想一股脑的说出来。演戏有必要,但是没必要那么夸张。大家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只是敷衍老人家,事后拍拍屁股,一拍两散。

    男人听着苏念这番话,身上的气息逐渐冷冽。就连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很多。他突然弯下腰,和苏念脸对脸,眼对眼。

    “苏小姐怎么知道我看不上你?还是只是苏小姐看不上我?”

    他的气息此刻无比的靠近苏念的脸颊,苏念没想到他靠得这么近,顿时吃了一惊。后退三步,这还是第一次听见纪西顾说这么多的话。男人的嗓音低沉悦耳,带着大提琴一般醇厚的金属质感。

    “我没有看不上……”

    “这里还疼?”

    她的话还没说周全,突然一双干燥温暖的大手按在她的腹部上,那是她之前被陆白打手上的地方。

    因为受到触碰,那块淤青的地方顿时一疼,她下意识的皱眉。等到男人手掌上温暖的温度隔着面料传递到她的皮肤,那种刺痛顿时消失,她的眉头也渐渐舒缓下来。

    只是,纪西顾这突然而来的动作是怎么回事?

    “纪先生,还请自重。”

    她反应过来之后顿时拍掉了纪西顾的手。即便那手掌的触感很舒服。但是,她和眼前这个男人不过才见了见次面,还没有亲密到这种程度。

    手掌被人打掉,纪西顾的眼神逐渐转换了颜色。他又看见了那个浑身竖满倒刺的刺猬,这才是这个倔强的姑娘最真实的一面么?之前的那些平和淡然都是装出来的?

    如她所说,哄老人家开心?

    纪西顾眼中闪过疑惑,不过很快消失不见。他看着脸色不太好的苏念,退后几步,站在一个让苏念感觉到比较舒服的环境,纪西顾这才开口:

    “你的要求,我答应。”

    苏念的脸色稍稍缓和,听见最后纪西顾答应她的要求,她也不好再端着架子生气了。

    点点头,她打开自己的房间门:“那就谢谢纪先生了。”

    随后,她关上房门,进了房间。

    纪西顾看着那紧闭的房门,感受到苏念似乎有些落荒而逃。一向深邃的眼中带着笑意。转身慢慢踱步回自己的房间。

    这场婚约他倒是慢慢有了期待。

    来日方长,苏念。

    苏念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眼睛瞪着天花板,虽然看不见,可是还是无法闭上睡觉。

    脸颊两侧涂满了虾子红,晕开的胭脂一样。

    男人清冽干爽的气息似乎还萦绕在她的鼻间,腹部似乎也还有余温。那个人温暖干燥的手指,不得不承认,真的让她腹部的疼痛舒缓了很多。

    哎呀呀,苏念你在想什么呢!

    她快速的摇头,想把这些想法踢出脑海。这人和她不是一个世界,偶然的温存也只是人家礼节方面的照顾。

    而且,刚才人家也说了,只是心急,无意的唐突,她怎么可以春心萌动成这样?

    苏念都嫌弃自己起来。难道自己是个受虐倾向狂?

    两世为人,从来没有感受过男女之间如此亲密接触的苏念,有点心慌。

    “你要的全拿走,剩下的我承受……”

    手机的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喂?”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请问是苏念小姐么?”

    “恩。”

    “苏小姐是这样的,我是天赋唱将的工作人员。我想通知一下您,这一届的初赛是明天在济慈大厦十三楼举办,请您到时候务必到场。”

    “我知道了,谢谢。”

    得知自己的初赛场地,苏念深呼吸一口气。事情已经开始迈入正轨了,不知道那些人有没有准备好接招了呢?

    苏氏娱乐是苏家的产业,自苏烟死后却被薛立接受。这苏氏娱乐表面上看还姓苏,其实早就已经被薛立换成了自己的人马。

    而薛梦甜背靠着苏氏娱乐,小小年纪便以童星的身份出道,演了几部电视剧,出了一张个人CD,在娱乐圈的名气还是有的。

    而前世的苏念,在还没有被赶出苏家之前,利用自己在哈佛商学院学到的东西把苏家的企业运作的相当庞大。这一世,也是这样。

    她被扔进疗养院,就是因为她在苏氏娱乐建立起了一套完整的运作体系,这个体系,即便没有她本人亲自操作都可以自行高速运转。

    薛立觉得她没有用了,又担心她在公司里面篡权,所以干脆以她眼睛需要疗养的名字把她关进了疗养院。不再让她插手公司的事务!

    苏念想要拿回苏家的公司,不能进入苏家的公司,那么,自然就要从进入娱乐圈开始。先将自己的人脉积累到一定的高度,之后,便是名正言顺的回到苏氏娱乐。她要拿回所有的东西,自然是一丝一毫都不能留。

    她要用薛梦甜最自信的东西击败她。

    天赋唱将这才只是开始!

    上一世到最后,薛梦甜拿到了比赛的前十名,凭借一首原创的歌曲爆红网络。即便没有得到冠军,最后却也是凭借这个名气快速的上位,忙得热火朝天,很快跻身二线明星的行列。

    而苏念知道,薛梦甜的那首歌根本不是薛梦甜的原创,那首歌是她写的。

    苏烟是个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前世的苏氏娱乐是苏老爷子为了苏烟而建立起来的。苏烟当时是影歌两栖艺人,爆红大江南北。而苏老爷子担心娱乐圈这个大染缸不安全,这才为了女儿设立了苏氏娱乐。艺人当时也只有苏烟一个。

    然而,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就是在苏烟最当红的时候,她却突然宣布离开娱乐圈,嫁人生子。这当时在娱乐圈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苏念的一切本事都是跟苏烟学的。苏烟从小就教她声乐。苏念也很喜欢音乐,平时在家闲暇的时候喜欢自己琢磨一些原创歌曲。

    而后来让薛梦甜一炮而红的曲子,就是苏念创作的!

    这一世,她绝对不会给薛梦甜这个机会,拿着她的心血是当垫脚石,她还没有这么大度!

    躺在床上,苏念慢慢的地上眼睛,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她需要保持自己最饱满的精神。

    半夜,月朗星稀,苏念睡的正熟,房间的门却是被悄悄打开了。

    地上铺着地板,踩在上面的鞋子发不出一点声响。

    一道欣长的影子立在门前,确定苏念已经熟睡之后,这才开门进入。

    男人穿着一件黑色丝绸睡衣,白色的滚边嵌在衣袖和裤脚,给沉闷的颜色做了些点缀。而这些白色,让男人沉冷的气息也被淡化了少许,显得温和很多。

    纪西顾在月光下静静地看着苏念的睡颜。

    女孩的脸埋在黑色的发间,团白的一张,显得格外的小,大概只有他巴掌这么大。165的身体因为瘦的原因,整个缩在床上显得极其的没有安全感。

    纪西顾看着,心中对于自己的投喂计划更加坚定了几分。这样瘦小,难怪那天晚上的时候疼的死去活来。

    轻轻坐在床边。纪西顾把女孩的身子不费吹灰之力的扳过来,随后掀开她的衣袍,露出平滑的腹部。

    那两朵淤青虽然被他及时的揉的散开了一点,但是软组织到底是受了伤,岂是一两天就能够好的了的,还需要这样一直按摩一个星期,大概才能够完全消失没有感觉。

    看着那腹部的淤青,纪西顾暗叹,这女人是没有感觉的么?自己也不知道揉一揉?

    骨节分明的大手从他带过来的小玻璃瓶里倒出一点药酒,然后用掌心预热,这才按在苏念的腹部。

    纪西顾的手在她动的时候顿时一顿。

    看着苏念依旧恬静的睡颜,他摇摇头。

    他看着苏念,单膝跪在床边,他沙哑着声音问道:

    “女人,嫁我可好?”

    然而,此刻月色流淌,四周静谧,却是只有苏念清浅的呼吸声在回答他。

    纪西顾哑然失笑。随后又一次轻手轻脚的离开苏念的房间。

    关上门,纪西顾瞥了一眼自己的脐下三寸,他果然是失控了。

    原本只是无意识的走过来,没想到最后反而是折磨自己。

    五年前是,三天前在医院的时候是,在此刻依旧还是。

    他早就认定她了,只有她!

    苏念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全身都透着苏爽,伸了一个懒腰,她摸索着下了楼。

    “早。”

    纪西顾一个人坐在餐桌上跟她打招呼。

    “早。”苏念答。

    “爷爷呢?”

    没有听见两个老人的声音,她问道。

    “钓鱼去了。早餐也带走了。”

    纪西顾一边回答一边起身。非常绅士的把苏念眼前的座位拉开,方便苏念坐进去。

    “吃早餐吧。”

    苏念坐定,刚拿起刀叉,她的一对柳眉就弯弯地皱了起来。

    “我可以不喝牛奶么?”

    她大老远的就闻见奶腥味,偏偏她最不喜欢的就是牛奶。总觉得纯牛奶有一股古怪的口感。涩涩的。

    “恩?”

    纪西顾放下自己的杯子,随后看着女孩黑漆漆的眼睛。里面似乎带着一丝丝可怜的小哀求。

    他差点就有点心软,只不过随后视线落在她格外凸显的锁骨,还是摇摇头。

    “喝了吧,营养要均衡。”

    “啊~~”

    苏念这时候刚起床,加上这里没有刘清那些碍眼的人,格外的放松,颇像个孩子一般。声音带着撒娇的意味。

    “……”

    苏念等了好久都没有听见纪西顾松口,知道自

己看来是必须要喝了,只得像一个泄气的皮球,乖乖的坐在那里。喝掉大半杯牛奶之后,对面突然传来低沉的声音。

    “中午我让何妈给你做糖醋排骨。”

    “真的?”

    原本因为喝牛奶而皱成一团的脸突然舒展开,苏念眼睛一亮。

    她最爱吃糖醋排骨了。

    纪西顾看见她那兴奋的模样心中了然。

    昨天在餐桌上她那盘糖醋排骨吃的最多,心中想着她应该是爱吃。现在看她的表情果然是这样。

    “你今天有什么安排么?”他吃完早饭问道。

    “唔,我今天要去天赋唱将的初赛。我过了海选。”

    苏念嘴里包着东西含混不清道。

    “好,那我待会儿送你去。”

    “不用,不用。我可以自己打车的。”

    苏念连忙摆手拒绝,她不习惯麻烦别人,更何况眼前这人是纪家的太子爷,纪氏集团那可是传闻中的存在。

    在公司工作过的苏念自然是知道,越是位高权重的人事情越是多的数不过来。她又怎么好意思麻烦堂堂纪氏的总裁送她去一个小小的比赛呢。

    “这边不好打车,我是去视察,顺便送你。”

    “那……好吧。”

    苏念考虑了一下,最后点点头。若是去视察产业,顺便送她也应该无妨。

    纪西顾的车开得很稳,苏念到了济慈大厦的时候几乎都快要睡着了。还是纪西顾叫醒他。

    “啊,到了?那拜拜。”

    她打了声招呼打开车门,却是听见不远处也传来脚步声。她诧异扭过头:

    “你不是要视察产业。”

    “恩。这个济慈就是了。”

    “什么?”

    苏念不敢置信的惊呼出声。

    济慈大厦是整个帝都最高的商业大楼,没想到竟然是眼前这个人的产业。

    而且,济慈也是最繁荣的商业中心,里面的品牌效力以苏念这个行内人的看法来说,也是相当的不错。

    <!-- csy:22065402:894:2019-11-14 12:38:20 -->
相关文章
  • 女子用脚踩死人,射精需要消耗多少能量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